亚博提款快

  今年3月,安踏曾在美国与汤普森讨论明年推出的KT5产品,并为其提供500张设计图供参考。最终,汤普森选出多个自己喜欢的模型,安踏将根据从中发展出未来的产品。

亚博提款快

  2017财年,安踏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5.1%至167亿元人民币,排在国内运动品牌首位。其中,无论销售贡献还是品牌形象,篮球业务在安踏内部正在扮演着重要角色,这是该公司唯一成立事业部的运动品类。

  在刚刚结束的“618”购物节上,安踏电商借助勇士夺冠的时间点,限量推出300双KT3“勇冠三军”特别款球鞋,产品在1秒钟内全部售罄。而去年,安踏推出的“三分天注定”T恤更是一件难求。

  汤普森曾在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访时聊到同样的问题,这位安踏代言人说道:“市面上,一些篮球鞋要卖220美元,这真的太贵了,这些钱你完全可以去买三双安踏,还是不同的配色,如果你有很多孩子,那可是一大笔开销。”

  简单来说,安踏与NBA的合作,使其可以推出带有球队和联盟标志的联名运动鞋和配件产品,同时在线上线下渠道发售,这是NBA首次授权中国公司使用联合品牌。除了授权商品外,安踏还和NBA在中国市场推出众多篮球活动。

  2011年选秀首轮第11顺位进入NBA的克莱·汤普森,是状元中锋的儿子,起初,他在中国篮球迷嘴里的昵称是“佛祖”,后来他成为安踏的代言人,多次来到中国,因为实在太接地气,被大家戏称为“中国汤”。

  2014年,安踏成为NBA官方市场合作伙伴并签约克莱·汤普森,这家本土品牌的篮球生意持续向好。安踏官方给出的数据:“KT1(汤普森一代战靴)卖了10万双,KT2卖了20几万双,接近30万双,KT3预计能达到50万双。”

  汤普森承认,最初签约安踏时,他对这家来自大洋彼岸的公司并没有深入了解,主要被其诚意以及签名鞋的待遇所打动。毕竟,在安踏,初出茅庐的汤普森可以享有“头牌”待遇。

  2017财年,安踏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5.1%至167亿元人民币,排在国内运动品牌首位。其中,无论销售贡献还是品牌形象,篮球业务在安踏内部正在扮演着重要角色,这是该公司唯一成立事业部的运动品类。

  6月30日,中国行最后一站来到广州,活动接近结束时,汤普森重复说着一句话,“明年,我会带着第四枚总冠军戒指回来这里。”

  勇士球星在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访时提到,在KT3产品的设计过程中,他会和设计师一起讨论球鞋的材质和配色,希望用球鞋来传达自己的想法。

  丁世忠在签约后说道:“因为篮球是安踏非常重要的品类,如果安踏能够在篮球市场取得突破,不仅能够稳固安踏目前的地位,甚至还能让整个安踏集团更上一层楼。”

  面对国际品牌的强势,安踏有着差异化竞争的优势。中国消费者盲目追求国外品牌的时代已经过了,但需要中国品牌能够给到消费者足够多的高值感和品牌态度。

  黄牛们似乎很看好这片市场,实际上,这是金州勇士球星克莱·汤普森今夏中国行的最后一站。6月30日傍晚,在其中国球鞋赞助商的安排下,这位拥有三枚冠军戒指的巨星,随2018年安踏“要疯”篮球总决赛一同出现在广州体育学院。

  安踏助理总裁、篮球事业部总经理徐阳向界面新闻透露,在克莱·汤普森的人气带动下,以其中国行为核心的“要疯”篮球营销热度上升,2018年安踏篮球“要疯”系列产品流水将达到5亿。

  李宁将CBA官方身份抢走,安踏篮球在连续8年高歌猛进后遭遇第一次滑铁卢。从另一角度看,抢下CBA同样意味着一本沉甸甸的经济账——20亿大合同的消息传出后,李宁公司股价曾连续三天下跌,即使CBA是国内优质体育资源,但收效能否与支出画上等号,仍是投资者的疑问。

  金州勇士主帅史蒂夫·科尔曾透露,球队招募杜兰特过程中,库里说:“如果我们联手,对耐克(杜兰特代言)是好事儿,对UnderArmour(库里代言)也是好事儿。”一旁的汤普森则插话,“对安踏也是好事儿!”

  合作之初,安踏并没有预料到这笔交易的回报:2014年,这家本土品牌与尚处在新秀合同的汤普森第一次签约。但他在合作的首个赛季便入选全明星和联盟最佳阵容,并赢得最后的总冠军,如今,汤普森已经晋升为球星级别。更重要的是,放眼整个NBA,也很难找到这样一位配合度如此高的球星。

  汤普森承认,最初签约安踏时,他对这家来自大洋彼岸的公司并没有深入了解,主要被其诚意以及签名鞋的待遇所打动。毕竟,在安踏,初出茅庐的汤普森可以享有“头牌”待遇。

  他透露,“要疯”今年的产品流水有望达到5亿,其销售能延续到第四季度,并且销售情况领先篮球线的其它商品。与此同时,安踏还和红牛旗下的战马饮料推出相关产品,并与天猫展开渠道合作,以合作伙伴的形式提升“要疯”在零售领域的影响力。

  面对国际品牌的强势,安踏有着差异化竞争的优势。中国消费者盲目追求国外品牌的时代已经过了,但需要中国品牌能够给到消费者足够多的高值感和品牌态度。

  汤普森曾在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访时聊到同样的问题,这位安踏代言人说道:“市面上,一些篮球鞋要卖220美元,这真的太贵了,这些钱你完全可以去买三双安踏,还是不同的配色,如果你有很多孩子,那可是一大笔开销。”

  实际上,发售之前,安踏刚刚在业绩发布会上宣布2018年正式开启全球化战略,寻求海外增长机会。随即,新鞋在旧金山被一扫而空,为安踏走向海外开了个好头。

  安踏助理总裁、篮球事业部总经理徐阳向界面新闻透露,在克莱·汤普森的人气带动下,以其中国行为核心的“要疯”篮球营销热度上升,2018年安踏篮球“要疯”系列产品流水将达到5亿。

  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将篮球称之为中国市场“江湖地位”的决定性因素。换言之,做好篮球,是安踏坐稳国内头把交椅的重要考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